小时候的哪些食物让你至今念念不忘?

时间:2024-02-27 15:51
浏览:59
(记忆中的美食)一、小时候的哪些食物让你至今念念不忘?小时候的我,可谓是个吃货。而且我小时候的零花钱也比较多,每次一有钱就去买吃的。至今令我念念不忘的美食有糖葫芦、烤地瓜还有咸豆花。这几样小吃都是我小时候最喜欢吃的,而且每次都要买两份,因为觉得一份太少了吃

小时候的哪些食物让你至今念念不忘?

一、小时候的哪些食物让你至今念念不忘?

小时候的我,可谓是个吃货。而且我小时候的零花钱也比较多,每次一有钱就去买吃的。至今令我念念不忘的美食有糖葫芦、烤地瓜还有咸豆花。这几样小吃都是我小时候最喜欢吃的,而且每次都要买两份,因为觉得一份太少了吃不过瘾。记忆中的美味,总是最令人难忘的,直到现在,我也还一直买这些美食来吃。

糖葫芦相信每个人都吃过,小时候的我对于糖葫芦是十分钟爱的,基本每天放学都会去买来吃。又红又大的山楂,包裹着一层金黄色的糖浆,在阳光的照射下,光彩诱人。咬上一口,酸中带甜,吃完一颗,就连忙急着去吃第二颗,直到吃完最后一颗,还要把那根串糖葫芦的签子给舔上一番,生怕有一点浪费。而且吃完的签子我也不会扔掉,会一根一根收集起来做手工。

烤地瓜我一般会在冬天吃,在寒冷的大冬天吃上一口热热的烤地瓜,简直是一种幸福。每次隔那个小吃摊好远就闻能到一股地瓜味。一般我会买两个地瓜,一个捧在手里,一个揣在衣服口袋里。热热的拷地瓜捧在手里,可以暖手。咬上一口咽下去,甜甜的,温暖了口腔,还暖了胃。等到手中那个吃完,再从兜里拿出另一个地瓜,那地瓜还是热的,吃完把手揣兜里,暖暖的口袋又暖了手。

豆花向来有咸甜之分,有的人喜欢吃甜的,有的人喜欢吃咸的。而我属于后者,最爱咸豆花。我有点重口味,所以每次去买豆花,都会和老板说加多一点的葱和辣椒,因为我觉得这样才能吃过瘾。一碗不够吃,我还要再吃第二碗,每次两碗豆花下肚,我就觉得我真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。

以上就是我记忆中念念不忘的美食。直到现在,每次我出门,也还是会去买这些小吃。

二、记忆中最好吃的食物是什么?

“记忆中,最好吃”

南瓜

南瓜很甜,南瓜什么时候最好吃呢?大概是和土豆一起煮得软软的,在没有失去形状的时候加一点点盐,变成一盘菜。舀一大勺放到饭里,拌一拌,记的一定要用勺子吃,那样才更满足呢!

小时候妈妈做的南瓜疙瘩,也是难得的美味。把南瓜煮成一大锅汤,面粉加点水搅几下倒进去,几分钟就熟透了,趁着热气盛出来,味道刚刚好又不粘锅,冬天里能吃到一碗冒着热气的南瓜疙瘩,是多么幸福而满足的事情啊!

鸡蛋

鸡蛋聪明又乖巧,很招人喜欢。不同熟度的鸡蛋口感完全不一样,要数七分熟的最让人心动,没有腥味,有保留了恰到好处的鲜美,一定要一口吃掉,不然幸福就溢出去啦。

鸡蛋也有很多好朋友,和不同的朋友在一起会创造出不一样的美味。哪怕是小孩子听而生厌的韭菜,切碎了和鸡蛋一起炒,也会变得好吃很多。

番茄

番茄是最好吃的青菜了,凉拌生吃便是夏天最好的消暑利器。大番茄切成片,放进大碗里,均匀的撒一些糖,不要太多哦,太甜了会腻的。放进冰箱里冰一个小时,看电视时拿出来,边看边吃,碗里的番茄汁也要一口气喝完,凉凉甜甜的,还有番茄的小籽,比奶茶的爆竹还可爱,一定要大碗哦,不然会难过的,怎么这么快就吃完了呢?

要问我这二十多年最喜欢的素汤,一定是番茄鸡蛋汤了,番茄软软的,鸡蛋打碎慢慢倒入煮沸的番茄汤中像花一样漂浮着,不需要加太多的调料也可以很好吃。喜欢把汤和饭泡在一起,白白的米饭,红红的番茄,黄黄的蛋花,别提多美好了。

妈妈是世界上最好的厨师,那独一无二的温暖味道,是出门在外最想念的事物。小时候妈妈总是说我,要多吃青菜,就算再好吃也要吃七分饱。妈妈从来不让我吃外面小摊的东西,四点多就在厨房叮叮当当为我准备健康的早饭。记忆里,十岁之前我都没有吃过家以外的饭,我觉得很幸福,觉得妈妈是个明智的大人。

妈妈会做的菜很少,只是翻来覆去那几种,简简单单清清淡淡,食物让记忆发酵,原本模糊的事情越发清晰,简单纯粹的美好在心头荡漾开来,然后鼻子酸了,童年真好。

三、留在记忆中的美味 作文800字

长廊的墙根边,摆着一大排坛坛罐罐,它们可是真正的“老一辈”,肚子里装着些“陈芝麻烂谷子”。每次我在长廊里滚铁环,总会“叮叮咚咚”地碰到那些坛子。我就会被爷爷气呼呼地捉出去。

这些坛子是爷爷的宝贝。那些坛子里装的菜干、萝卜干都是我喜欢的零食。大年将近,坛子们也可以出来凑热闹了!它们会被爷爷一个个地洗干净,神气活现地躺在院子里晒太阳。

看坛子的外表,并没有什么特别,可坛子里的东西却不会腐坏。再打开坛子的一瞬间,香味四溢,无异于生命的另一次绽放。

做菜干的时候,大人们一个个拿着锤子,坐在板凳上用脚夹住木桶,压桶里的菜干,盐水从桶子里浸了出来。爷爷不去处理菜干,而是陪着我捣弄我的小坛子。

我的小坛子小小的,所以我可以轻易地把它搬起来。我对菜干没兴趣,便对爷爷说,我要在坛子里做花露露。

爷爷小心地摘下玫瑰的花瓣,花瓣一片片光滑极了,让人不忍拂去上面的露水;再抓一把冰糖,放在大碗里,倒少许开水,用筷子搅拌,直到冰糖融成糖浆,亮晶晶的,冒着热气;然后把花瓣撒入糖浆里面搅拌,再一起倒进小坛子里,密封住。等糖水完全渗透进花瓣,就会成为我梦想中的花露露了。

终于可以取食了。这时浆水已经成了绯红、透亮的,花瓣还蜷缩着漂在里面。我总是自告奋勇地用手把花瓣掏出来,然后满心欢喜地轮流吮着每个手指上的糖浆,糖浆甜津津的,像蜜一样。

爸爸煮稀饭时,总放一点花露露。煮出来的稀饭耶粉红粉红的,别有一番味道。

我常常在阳光下打开坛子,让阳光射进来,在快快盖上。我总是自豪地想,我密封了阳光,它会是最新鲜的作料。我仿佛看见,坛子里的正荡漾着,荡漾着……

标签阅读:

登 录

登录即代表您同意《用户协议》《隐私协议》

注 册

我已阅读并同意《用户协议》《隐私协议》

忘记密码